健康新闻

认贼作父?民进党还能更无耻吗-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7-25 06:54   来源:未知   

  认贼作父?民进党还能更无耻吗(日月谈)

  论起篡改历史的能耐,民进党当局绝对独步全球。此前他们对课纲和教材下手,处心积虑要将孩子污染扭曲成“天然独”,如今连成年人也不放过??有岛内记者发现,从小教科书说“台湾铁路之父”是台湾建省首任巡抚刘铭传,最近却莫名其妙变成了日本人长谷川谨介。

  台湾博物馆铁道部园区近来开幕,其台湾铁道建设简介赫然将“台湾铁路之父”写成日据时代1906年的台湾总督府铁道部长长谷川谨介。有“70后”台湾记者当场惊呆,岛内有识之士痛批:“台独”不拜日本人,要怎么活下去?民进党当局根本是在“捏造历史”。

  根据园区“官宣”,长谷川谨介于1906年出任台湾总督府铁道部长,以“速成延长主义”主导纵横线建设,选定打狗(高雄)为纵贯铁道终点。纵贯铁道对台湾社会有深远影响,长谷川因而被称为“台湾铁道之父”。外界质疑批判声中,策展方狡辩说,“过去许多文献都如此称呼”,这是“学术观点”之争,因“史观差异”而来。

  且让我们看看,究竟是何种史观,才能得出该结论。众所周知,论及“某某建设之父”,当属首个兴建该项工程的人。早在1887年,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即奏请成立“全台铁路商务总局”,此为台湾铁道官方建设之始,包含台北往鸡笼(基隆)及台北经竹堑(新竹)至台南两条路线。

  从时间上,19世纪八九十年代刘铭传兴建的铁路已然通车,比1908年长谷川谨介负责规划的纵贯线铁路通车足足提早一二十年。从关系上,日本人修建的铁路,仰赖的还是刘铭传打下的基础。

  偏有随绿营起舞的学者,嘴硬说日本统治台湾后将当初刘铭传所建铁路几乎拆尽,106公里的铁路只剩0.8公里可用,所以要把日本工程师长谷川谨介而非刘铭传视作大功臣。这完全是强词夺理一派胡言。

  连日本学者矢内原忠雄都认同刘铭传对包括铁路在内建设台湾的贡献。台湾政治经济史学者刘进庆评价道,刘铭传克服难题完成台湾铁路建设事业,乃是中国近代产业经营史上的一大创举。

  作为台湾“近代化之父”,刘铭传在台湾行政、交通、教育、城市建设等方面均功不可没。台湾历史学家连横在《台湾通史》中评价他“溯其功业,足与台湾不朽”。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引之为“我崇拜的偶像”。

  作为首任台湾巡抚,刘铭传临危受命、抗法保台,在台期间夙夜为公、殚精竭虑,奠定台湾近代化基础,也在台开创多个“中国第一”??除了第一条铁路、第一个铁路隧道,还有第一所邮政学堂、最早的邮票、最早使用自来水和电气路灯……

  刘铭传的功绩和德行世所称颂。现在台湾路有铭传路,校有铭传小学、铭传中学、铭传大学,“二二八”和平公园内有铭传雕像,可见其“足与台湾不朽”。台湾有民众深情追慕其人:“我念书的时候,课本里建设台湾的先贤只有刘铭传。现在的台湾人有电灯用,有火车搭,但不能不知刘铭传。”

  刘铭传曾击退法国侵略军力保台湾,在听闻甲午战败割台时,他吐血而亡,爱国气节感天动地。今时今日,台湾竟有人数典忘祖,冒天下之大不韪妄图抹去其功绩,反倒称颂起殖民侵略者来,倒行逆施、认贼作父,实在莫此为甚!

  前有“嘉南大圳之父”八田与一,今有“台湾铁路之父”长谷川谨介,真不知民进党当局还要“追思”多少“日本功臣”,还要追念几多媚日的歪经。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半世纪,剥削压榨竟被宣扬为“德政”,血腥暴行却讳莫如深,都是为了配合民进党当局的“跪日主旋律”。

  由此观之,能行此悖谬之事,纯属“皇民史观”无疑了!这便是铁道部园区的“倾力巨献”?!无耻至此,真令世人共唾之!

  张 盼 【编辑:王诗尧】